ZAKER哈爾濱 08-22
總統被抓,世界最窮國家又亂了
index_new5.html
../../../zaker_core/zaker_tpl_static/wap/tpl_guoji1.html

 

受利比亞危機波及,自 2012 年以來,撒哈拉南部的西非國家馬里共和國陷入了混亂的狀態。極端宗教組織的影響不斷擴大,加劇了國內民眾對政府的失望。

其實離得挺近,受到波及并不奇怪▼

當地時間 8 月 18 日下午,馬里發生軍人嘩變,總統凱塔、總理西塞等一眾官員被反對派武裝逮捕。

又又又嘩變了 ...

這只是今年 3 月份開始的一系列政治風波的延續。愈演愈烈的流血沖突、民眾逐漸積攢的憤怒情緒和對凱塔政府信任的消失,早已積累到一定高位,最終演變成了今天的局面,將國家推到了崩潰的懸崖邊。

營地槍聲

當地時間 19 日零時 15 分凌晨,總統凱塔突然出現在馬里國家電視臺的畫面上。

不同于以往意氣風發的總統講話場景,75 歲的他今天疲態盡顯。寬大的口罩遮住了他面孔的大部分,卻仍然能從他緊鎖的眉頭看出深深的憂慮。

面對手握武器的軍人,無能為力

他在講話中感謝了馬里人民多年來對他的支持,并宣布卸任總統一職。他說:" 我不希望為了能繼續掌權而發生流血沖突。如果軍隊希望干預結束這一切,我真的有選擇嗎?"

在他發布這個視頻的同時,馬里總統府外首都巴馬科的街頭正在慶祝他的下臺。那些曾經支持過他的市民與反對派一起載歌載舞,代表泛非洲文化的樂器嗚嗚祖拉的聲音響徹整座城市。

在國際社會為馬里再次進入政權動蕩期擔心時

馬里人用最大的熱情支持著政變 ...

嘩變開始于當地的 18 日下午。

15:30 左右,挪威駐馬里大使館首先發出警告,稱馬里首都巴馬科有兵變的風險。這么說的根據是距離首都 15 公里的卡蒂軍事基地響起了一連串的槍聲,八年前推翻前總統杜爾的叛亂也是從那里開始的。

中國駐馬里大使館也對在馬華僑華人發出提醒

加強防范,注意人身財產安全

同時有目擊者聲稱在街道上看見了大批裝甲坦克和軍用車輛,目標直指總統府。

消息傳出的同時,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集團就發出呼吁,敦促馬里準備嘩變的士兵們冷靜下來," 立即返回營地 ",不要讓事態進一步擴大。

該國總理西塞也發表了一份聲明,呼吁 " 理性愛國,停止槍支暴力 "。在聲明中他說政府和反對派可以像親兄弟一樣對話,消除一切誤解。

如果能像親兄弟一樣對話就不會嘩變了

(凱特和西塞)

然而這種呼吁顯然沒有任何效果。到下午 17 時左右,上千名反對派人員將總統府圍得水泄不通,總統凱塔的兒子卡里姆 · 凱塔的房子被洗劫一空,馬里司法部長所擁有的一棟建筑物也遭到搶劫之后被焚毀。

一個小時后,路透社、法新社和俄新社相繼發出報道,稱馬里總統易卜拉欣 · 布巴卡爾 · 凱塔和總理西塞二人已經被反對派扣押。

意味著馬里又要進入軍民過渡時期了

現有政權再一次土崩瓦解

凱塔的前保鏢阿里 · 馬里科在星期二晚上證實了這場行動。他說兩人被抓之后,反對派將他們送往了市郊的卡蒂軍事營地,那里于周二早些時候就落入了反對派的手中。

他們不是唯一被捕的人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員在混亂的局勢中接受采訪時說,他在早上看到滿載士兵的皮卡車停到了財政部長辦公室的門口。當地媒體還報道說國民議會主席也被從家中帶走。

據外界分析,這場兵變是由卡蒂營地副團長馬利克 · 迪亞(Cal Malick Diaw)和另一位指揮官薩達姆 · 卡馬拉(Gen Sadio Camara)上將領導的。

現僅 25 歲的上校迪亞領導了這次嘩變

至于馬里未來的穩定和發展

年輕氣盛的他們可能都沒有計劃過

而這樣一個總統輕易就被綁架的國度

又有什么穩定可言

由于薪水發放屢屢出現問題和長期與圣戰者對抗不力,軍隊中早已滋生起了對凱塔政府的不滿,因此兵變不排除是軍官臨時起意所為。

然在偶然的兵變背后,卻是馬里共和國長期的混亂和各方勢力的角逐。

積蓄了太久的失望

馬里共和國位于撒哈拉以南的西非地區,原是法國西非殖民地的一部分,于 1960 年獨立。國內通用法語,也有大量的民族語言使用者,90% 的國民信仰伊斯蘭教。

如今雖然這些國家都獨立了

但法國在西非仍有著巨大的政治權威

甚至干預經濟和軍事的能力▼

這個沒有海岸線的干旱國家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幾個重要帝國,北部城市廷巴克圖在幾百年間更是區域貿易中心和伊斯蘭文化中心。但在被法國殖民后,馬里早已經失去了這種地位,并且在獨立之后遭受到了天災、內戰和殘酷的軍政府獨裁統治,一直到 1992 年才建立了較為穩定的政治環境。

馬里地跨西非的心臟地帶

在歷史上的跨撒哈拉陸上貿易的交通要沖并相當繁榮

到了航海和殖民時代則逐漸衰落

曾經的陸上樞紐廷巴克圖再無曾經的輝煌地位▼

更糟糕的是,殖民掠奪的歷史沒有幫助馬里建立完整工業體系,至今農牧漁業仍占據了這個國家 GDP 的 1/3,從事農業的人口占總勞動人口的 80%。該國所有的工業產業都符合人們對于一個殖民地國家的印象:制糖、棉花、紡織和其他熱帶飲料生產。

馬里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十個國家之一

經濟除了靠援助,就是采礦業和農漁業等

在西方主導的經濟秩序下仍然是一個資源出口國

可以說,馬里是世界上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。

2002 年,阿馬杜 · 圖馬尼 · 杜爾擔任馬里總統。他是軍隊的所有者,早年致力于馬里的民主化政治改革,是一個握有實權的風云人物。在他的執政生涯的早期,通過鐵腕統治和個人威望,也成功帶領馬里進入了相對平穩的發展階段。

杜爾曾經作為軍人身份,也綁架過總統

支持馬里的軍民過渡過程長達一年

不過后來將權力移交給了新的民選總統

(布什在白宮接見杜爾)

然而阿拉伯之春徹底改變了這個西非國家。

2012 年,利比亞危機爆發,一些原本在利比亞活動的馬里籍軍人開始回到了他們的祖國,這些人大多數是來自于馬里北部的圖阿雷格人。

圖阿雷格人是沙漠中流動的牧民

分布地跨多個撒哈拉國家

利比亞的戰亂和武人借此可以流動至馬里▼

馬里北部屬于薩赫勒地區。薩赫勒地區即撒哈拉沙漠南部廣闊的灌木 - 草原地帶,具有從典型的熱帶草原向撒哈拉沙漠過渡的地理特點,居民多從事農牧業。相比南部的熱帶草原 - 雨林氣候區,北部的生存環境更為惡劣,也相對更容易滋生極端宗教主義。

這個國家南北方差異巨大

尼日爾河提供的生產方式的聯系不能覆蓋遼闊的北方

南北問題正是這里從歷史上一直貫穿至今的關鍵問題

那些懷揣著極端思想,追隨著卡扎菲等強人的軍人們回到馬里之后,自然也不會安分。他們帶來了從北方學來的極端宗教思想,以圣戰的名義打起了分離主義的算盤,馬里內戰逐漸爆發。

2012 年馬里爆發了阿扎瓦德民族分子領導的圖阿雷格叛亂

這其中就包括了很多曾跟隨卡扎菲的武裝分子

面對叛亂,杜爾政府展現出了無能的一面,既不能擊敗北方的反對派武裝,也不能團結南方的各民族力量。

在這個背景下,一些中下層軍人從卡蒂營地起事,在奪取武器之后直奔首都逼杜爾退位。在經歷一系列混亂之后,非洲地區國際組織介入調解,加上地區前宗主國法國的影響,成立了過渡政府選舉新的總統。

誰上臺誰政變對馬里人來說都一樣

常年戰亂的結局就是成為難民

2013 年 9 月,出身于公務員家庭的易卜拉欣 · 布巴卡爾 · 凱塔以 78% 的支持率當選新政府總統。那時他的選舉口號十分吸引人,他發誓將對腐敗零容忍,并承諾在解決叛亂之后完成對該國的統一。

獨立 50 多年了,競選海報還貼到了法國

但顯然,國內外蠢蠢欲動的各方勢力并不會給他這個機會。

數個月的政治危機

凱塔當選總統的同一年,馬里政府在法國軍隊的幫助下戰勝了北方的叛軍。但預想之中的和平并沒有到來,相反極端宗教思想逐漸從北方蔓延到全國,各地都出現了 " 圣戰士 "。他們的目標也不再是在北方建立獨立的國家,而是奪取整個馬里的政權。

收回了地區控制權

但解決不了伊斯蘭的 " 圣戰士 "

(2013 年,法國 " 幻影 2000 " 戰機在西非上空)

與圣戰士的強勢相比,政府再一次展現出了它的無能,不僅沒法抵御反對派武裝零散的攻擊,連軍隊的薪水發放都出現了問題。

人們對國家的腐敗、經濟管理不善和暴力問題感到失望,但凱塔還是在 2018 年的選舉中獲勝,因為民眾看不到比他更好的領導人。而且相比于之前的官員,起碼凱塔看起來很正派,他給人們的印象總是嫉惡如仇、堅決反對貪腐和裙帶關系的。

對于一個長年戰亂,資源匱乏的貧窮國家的民眾來說

能有一個穩定的政權已經是難得

也愿意多給凱塔一些時間來改善國家的現狀

(2018 年,為自己投下寶貴的一票)

可惜這樣的一個好印象,在今年 3 月份開始也逐漸崩潰了。

今年三月份舉行的馬里議會選舉不知道為何被一拖再拖,最終最高法院宣布 31 名有爭議的議員失去資格,改由總統凱塔任命。

由于這 31 名議員都來自于凱塔所在政黨的反對派,結合他在 2018 選舉中并不令人滿意的表現,人們懷疑是總統暗中做了手腳,來鞏固他的權力。

公共形象的崩潰是一瞬間的,人們突然意識到,當初那個發誓屠龍的少年,在龍的尸體上也逐漸長出了邪惡的角。于是在馬里全國的幾個大城市之中掀起了大規模的抗議示威活動,訴求很簡單:凱塔下臺。

也不全是民眾自發的就形成了如此大規模的抗議示威

背后和凱特的左翼政府相對的組織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

抗議活動于 6 月 5 號開始,成千上萬憤怒的人民涌向街頭。他們大多數人其實也沒什么綱領和指導思想,只是為了發泄對國家經濟停滯不前、南北對立毫無盡頭、政府裙帶肆意妄為、疫情又把人壓得喘不過氣的情緒。

抗議愈演愈烈,終于引起了警方的強烈反彈。7 月 10 日,警方與示威群眾爆發激烈沖突,據官方報道有 11 人喪生,85 人受傷。有說法稱政府隱瞞了真實傷亡人數,實際上沖突過后現場遍地尸骸。

人權組織在一周前指出了馬里在解決示威的暴力問題

要求 " 在訴諸武力和槍支之前采取非暴力手段 "

但對于軍人嘩變,人權組織又會如何回應呢?

總統的反對派自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,趁機煽風點火大肆炒作,紛紛聲稱自己受到了政府的迫害。這其中就包括一個重量級人物,馬里穆斯林的精神領袖伊瑪目馬哈茂德 · 迪科。

在馬里有超過 90% 的人是穆斯林

作為伊瑪目的號召力甚至強過總統

迪科在當地穆斯林是圣人一般的存在,他的聰明之處在于從不直接承認自己是個政治家,而是用人民的名義包裝自己。他曾說:" 我不是政治家,但是如果你認為關心國家和人民的福祉是政治行為,那我就是政治家。"

警察與抗議者沖突發生之后,迪科派人把死者的尸體收到他所在的清真寺里,并親自給這些人主持葬禮。

籠絡人心的高手

同時城里到處都有傳言聲稱警察即將逮捕這位德高望重的伊瑪目,于是成千上萬的民眾自發來到清真寺保護這位長者,在警察可能進犯的街道上設置路障。

迪科趁機提出自己的主張,即拒絕凱塔的妥協性政策(包括成立統一政府),堅決要求凱塔下臺并實施政治改革。

這次,馬克龍是否會像奧朗德一樣出手拉一把馬里政府嗎?

一時間,反對總統凱塔的風暴席卷全國,從北部的古城廷巴克圖,到中部城市塞古、西部的卡伊,憤怒的民眾高舉 " 再見 IBK(凱塔的昵稱)" 的牌子,要求總統下臺。

當這一切發酵到 18 日下午,洪水終于決堤了。

來源:世界華人周刊

編輯 曲傳依

值班主編 張穎

相關文章
評論
沒有更多評論了
取消

登錄后才可以發布評論哦

打開小程序可以發布評論哦

12 我來說兩句…
打開 ZAKER 參與討論
优优影视-官网